阿噗

大都在噗浪內鑽

喜歡的東西沒朋友
所以找朋友
-----------------------------
圖只要先告知並標註圖源皆能轉載
前提是必須先告知

[守望先锋][源藏]关于岛田源氏的三个谎言

再過幾天就可以買來玩了

再也不用onlywatch了....!

源藏超好吃.....!!!



宇宙爆炸:

*源氏x半藏


*关于源氏的第一次动心。




1


岛田源氏说过三个谎言。


 


2


半藏不是他的初恋。从来不是。


他当时有很多女朋友,各个国籍,各种类型,各种口味。


像半藏这样硬得像厕所里的臭石头一般脾气的大老爷们,从来不是他好的那口。


从来不是。


 


3


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源氏也记不清了。


 


大约是他参加学校社团的那个时候。在所有学校社团中,他选择了话剧社。倒也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女孩子多嘛!


家中长老觉得这与岛田家传人的身份不符,半藏倒没有说什么话。事实上他们有好久没有对话。


那时正好是学校庆典,话剧社给他安排了罗密欧的角色。原本他也不想答应,后来主办人说着到时你往台上那一站,灯光那么一打,多少少女会把你当做心目中的王子啊。源氏想想也的确是那么回事,头脑一热也就答应了。拿着台词回了家,瞧着朱红色的门棂,心下就有些犯怵。


他也不是害怕自己兄长生气。他们当时正在进行长达半年的冷战期。理由无非是那些老套言辞,家族的责任,应尽的义务之类。半藏那时正好接收了一部分岛田家的事务,两人在一次大吵之后,更少见面。偶尔在走廊上撞见,源氏也只能抬头看见众人之中自己兄长冷漠的侧脸。


他正想着这家伙还真人模狗样啊,他的兄长眼睛就正巧转过来与他撞见,接着便像无事人一般移开视线。神态就和看一个陌生人没有两样。


源氏在衣服下面狠狠比了个中指。


半藏将他归于少年时的叛逆期。而他自己也无法能说出个缘由,只是推说看着半藏那要死不活的死人脸就心烦。


 


他当时觉得半藏是自己在世界上最讨厌的人。


那是有关岛田源氏的第一个谎言。


 


4


岛田源氏当年才十七岁,游戏花丛片叶不沾。作为黑道家族的一员,他从未读过莎士比亚。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朗读。当时他只不过想借机获得更多女孩子的青睐,信赖的不过是甜言蜜语、乖唇蜜舌。有关什么坚贞不朽的爱情,对他而言不过只是拐骗少女的陈词滥调。既缺乏刺激,又毫无新意。


他从未相信爱情这种东西会在岛田家之人的身上降临。对此,他认为半藏和自己应有同感。


 


他是不相信,而半藏是不需要。


 


在客厅中朗读台词的时候,源氏好几次差点大笑出声。他整个身体躺在沙发上,屁股沾着一块泥点。手指上还沾满了沙拉酱。半藏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瞧着他那不正经的模样,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他知道半藏对自己有几多不满。源氏以为自己全然不在乎,但面对面的时候,他很难掩盖内心的焦躁。


他坐起来,故意在沙发上踩出两个脚印。他以为半藏会骂他,但是他没有。


半藏走过来,注意到他手上的剧本。


“莎士比亚。”


“恩?……啊。是的。”这是他们将近半年以来的第一句话。“兄长大人,你也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半藏好像失去了对话的兴趣。他的表情淡漠,但居然也耐着性子陪自己说下去:“以前读过一些。”他向自己瞥了一眼,“如果你能喜欢。倒也是有了长进。”


 


他连呼吸中都带着对自己的不屑。


 


5


内心像是烧着一把火焰。


焦躁的情绪快要将他燃烧殆尽。


 


源氏将剧本扔到半藏的手里。既然兄长大人都知道,不如来帮助你可爱的弟弟练习。


 


来读这句。


罗密欧,抛弃了你的名字 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为什么我是朱丽叶?


因为我有E啊兄长大人。


半藏蹙起半个眉毛,读的平淡无波,毫无起伏。就连那句啊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也能读出干掉的梅子一般的感觉。难怪那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


可是为何他瞅着他冷峻的眉角,心跳都会加速?


 


你就凭这种水平去泡女人?难怪我一直没有嫂子。


你就用这种水平去泡女人?难怪一直有女人冲到家里来。


 


源氏笑得眼泪都要出来。只是他听见自己兄长认真读那句台词的时候:“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怎么又读得如此无趣的男人。


他看着半藏淡漠的侧脸,他们有着极其相似的一双眼睛。如果他对他一无所知的话,便会以为对方永远淡漠无波。但是他们即便再不说话,也熟悉彼此就如同熟悉自己手心的掌纹。


 


他突然凑过去,几乎要贴着半藏的鼻尖。


半藏被自己这动作吓了一跳。他强详保持镇静,但源氏依旧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到那些被自己动摇的部分。


内心的焦躁在这一刻忽然得到了平息。


他终于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了。


 


6


他说对于自己的兄长毫无欲望。


那是岛田源氏说过的第二个谎言。


 


7


半藏皱起眉头,表现出嫌弃的模样。但他并未撤开身体,依稀在等他的下一句话。


他总是如此,摆出不想要的姿态,但对于自己的得寸进尺却又始终保持迁就与纵容。


 


源氏笑了起来。他伸手去搂住半藏的脖子。


对方表情有些疑惑,但还在等他的话语。


源氏用鼻尖去蹭了蹭自己兄长的耳垂,看见它与自己骄傲主人不同,诚实地泛起了一层红色。


“你到底要干……”


在半藏训斥之前,源氏截停了他的嘴:“我们来搞一炮吧。哥哥。”


 


8


源氏将半藏按在地板上,半藏的小腿被斩碎,半截的碎片擦破了脊背的皮肤。他被系住半个手臂,手腕上全是挣扎而出的血块。


由于下身的疯狂顶入,半藏有一小会的昏厥。他的下面大约被撕裂了,空气中有血液的甜腥。他死死咬住嘴唇好不放出任何声音。源氏隔着面具也能看见自己兄长苍白的脸。


这根本只是毫无情趣的生理性交配。


这与他们少时的脸全然不同。那个时候,就算是在最疯狂的情事中,半藏也不会这样强忍住作出任何反应。尽管他很适合这样。被自己狠狠的,最下流的虐待。


 


源氏手指抚摸上去,金属永远无法传递给他有关皮肤的质感。但泪水还是滚烫的。


他听见身下金属与肉体发出的淫荡碰撞。半藏被他操得说不出任何话语,只能发出生理性的喘息。大腿内侧全部是被手指按捺出来的淤青。倘若在以前他大概会用嘴唇吻去,而现在也只是将这些痕迹布满自己兄长的胸膛。


 


大约察觉出他的游离。半藏睁开了眼睛瞧着自己:“……这样你就满足了吗?”他的声音沙哑,但依旧能发出嘲讽的话语。


 


9


源氏笑了起来。


他将自己的头颅埋在半藏的肩膀中。金属的面板发出电子的响声。有一度他还以为自己会发出悲伤的啜泣。


 


——如果他有肉体的话,他会那样做的。


但最后他只是发出一连串电子的哑声低笑。


“不。全然没有。我会操到你脑子里只能想到我为止。哥哥。”他用金属的面罩亲吻自己兄长的脸颊。“实际上,你也只是想我这样对你吧。这样会让你心里好受一些,不是吗?半藏。”


他们是如此熟悉彼此,就像对待自己的掌心。




 


10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对我做的一切。永远不会。哥哥。”


这是岛田源氏所说的第三个谎言。



评论
热度(504)

© 阿噗 | Powered by LOFTER